一度爆红的直播,涉黄低俗等问题屡禁不止,用户规模已下降,模式、内容及监管亟须修正

吸金的吸睛术还能火爆到几时

采写:羊城晚报记者 温建敏

实习生 梁炜 黄涵淇 王怡茗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黄鹏最近焦虑万分,他十三岁的儿子最近成绩下降得很快,一有空就拿着手机看直播,从各种搞笑视频,到两个小时画面都不动一下的“直播睡觉”,儿子都看得津津有味,更让人忧虑的还有无处不在的暧昧美女主播,他几次都从隐藏的文件夹中找出了“黄色”视频和图片。

让黄鹏焦虑的,同时也是曾被称为“移动互联网最后一个风口”的直播产业的焦虑。自2016年的爆发元年后,直播已经走过了高速增长期,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和在网民中的整体占比都有所下降。

与此同时,在政策监管趋严的背景下,红杏直播、蜜桃秀等18款直播类应用被网信办关停。360创办的水滴直播因涉嫌侵犯公众隐私也被迫关闭。

在市场和管理的双重压力下,直播行业该如何往下走?哪里还有“坑”要留意,以防“翻车”?

A、涉黄:美女成“吸粉神器”

从爆发起,直播行业就和“美女”紧密相联。

羊城晚报记者粗略统计发现,直播软件下载量(包括苹果和安卓系统)排名前50位的直播平台,除了排前几位的综合类直播平台,如快手、YY、虎牙、斗鱼、映客、花椒等,其他的绝大部分都在打“美女牌”,光以“美女直播”命名的平台就有近十家,如??直播美女、??美女秀场、??美女直播等。还有一大堆光看名字就眼热心跳的直播平台。

如此众多的“美女直播”软件,自然引发激烈的竞争,但同质化竞争导致秀场模式走向衰退。为了“杀出重围”,多个直播平台出现涉黄现象。

一旦涉黄,平台必将受到管理部门的严管,也会遭到类似黄鹏这样的家长人群的抵制和举报。

2017年4月4日,国家网信办发布消息称,根据网民举报,国家三部门组成联合检查组整治网络直播平台存在的乱象,将1879名严重违规网络主播纳入黑名单,下架并关停18家违法违规直播类应用,包括红杏直播、蜜桃秀、蜂直播、压寨直播等。

“必须意识到,靠情色出位打市场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的环境已经不允许了。”一位直播平台的品牌人员认为,众多所谓“美女直播”平台已到了重新洗牌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