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经济普遍复苏、美国可能连续三个季度GDP增速站上3%、就业市场保持趋紧、通胀依然低于目标水平但有可能在2018年开始抬头的背景下,明年美联储是否会加息超过三次,成为盘亘在市场上空的最大悬念。财经媒体CNBC撰文指出,越来越多的华尔街经济学家作出鹰派预言,即明年美国可能加息四次甚至更多。

  Moodys Analytics首席经济学家Mark Zandi指出,税改落地后提振经济,外加失业率将跌破4%,可能驱动美联储更快地实行货币政策正常化。

  芝加哥商交所(CME)根据联邦基金利率期货的交易计算得出,明年3月加息概率为56.4%,从一周前11月零售数据发布后的63%回落。9月再次加息的概率超过50%,但12月之前不会第三次加息,说明市场对加息的预期比美联储官方更偏鸽派。

  DS Economics首席执行官Diane Swonk和BK Asset Management外汇策略董事经理Boris Schlossberg都指出,明年对股债汇市影响最大的事件就是美联储加息。如果市场没有充分计价入至少加息三次,将增加波动性风险,因此需特别关注明年每个季度点阵图和市场预期的分野。

  CNBC和Moodys Analytics对经济学家的问卷调查显示,今年四季度美国GDP增速的预期区间为2.4%-3.7%,平均增速预期是2.7%,较此前预期上调0.3个百分点。亚特兰大联储GDPNow对四季度的GDP预期提升至3.3%,如果属实,将创2015年以来首次连续三个季度经济增速创3%。

  但明年经济增速能否持续突破3%,甚至达到白宫预期税改落地后的年化速率4%,都令华尔街经济学家质疑。Natixis首席经济学家Joseph LaVorgna表示,3%可能是天然限制,除非更多人重新回到就业市场,以及劳动生产率同步提高,否则明年实现经济增长4%较难。

  彭博社专栏文章认为,明年加息的速度取决于经济数据,经济增速不是最核心的考量,而是让位给了通胀率能否有效提升。如果薪资增速和通胀始终徘徊于低位,结合劳动力市场保持趋紧,还是会令美联储坚持加息三次的路径,但也比市场的预期要多。

  也有部分经济学家坚持明年只会加息两次的论断。道明证券宏观策略师Brittany Baumann的理由是,美联储更加依赖通胀数据。上文提到的LaVorgna认为,明年经济增长的驱动力主要来自商业支出,因此不会特别提振美联储看重的通胀指标:PCE物价指数。

  明年要特别关注担任轮值票委的地区联储主席,以及新增的至少三位美联储理事加息倾向。富国银行荷兰国际集团的分析师指出,换上的克利夫兰联储主席Loretta Mester和旧金山联储主席John Williams都偏鹰派,令“鹰派偏见”更为明显。

  但大宗商品领域垂直网站Kitco撰文认为,票委们的鹰派倾向也不代表快速加息,因为市场还是认为新任主席鲍威尔会延续耶伦时代的政策思路。不过明年需要特别关注每个季度的经济与通胀展望报告,鲍威尔不是经济学家出身,很可能会更依赖美联储内部分析师对通胀的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