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7年12月17日,四川壤塘“壤巴拉觉囊非遗传习所”第一批毕业生的毕业典礼在上海金泽工艺社举行。

文 / 蓝海云

2017年12月17日,四川壤塘“壤巴拉觉囊非遗传习所”第一批毕业生的毕业典礼在上海金泽工艺社举行。60名来自壤塘的藏族学生经过8年专注的学习,,将以“画师”的身份开启自己的唐卡生涯。

传习所的这些画师看上去还有些腼腆青涩,不过在过去几年中,他(她)们的作品已经在北京大学首届宗教文化艺术展、上海刘海粟美术馆、2015 博鳌亚洲论坛峰会、浙江大学西溪美术馆、中国人民大学汉藏佛学研讨会、清华大学宗教与艺术论坛、中国唐卡艺术论坛、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等诸多有影响力的学术和艺术交流活动中展示。学者和艺术家对这些青少年画师扎实的美术功底、独特的古韵禅风十分赞叹,同时也引发了更为深入的好奇和探究。

蓝海云国际制作团队采访了壤塘觉囊非遗传习所的发起人、四川省阿坝州壤塘县政协副主席,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代表人 ,觉囊派祖庭藏哇寺寺主,孩子们的导师健阳乐住上师。

健阳乐住上师接受蓝海云专访

蓝海云:

上师您好,请问2010年您创建壤塘觉囊非遗传习所的初衷是什么呢?

健阳乐住上师:

这壤塘当地,有很多年轻人,有些是农牧民,他们希望有再一次学习的愿望,所以我们就办了传习所。

健阳乐住上师和毕业生代表

蓝海云:

从刚开始创立到现在,咱们传习所的学生规模有怎样的发展?

健阳乐住上师:

我们是从几十个学生开始的,现在有六七百人了。我们的一个传习所,因为自身的区域的容纳性,就再没有接收更多的学生了。

毕业唐卡作品展

蓝海云:

听说大部分学生都来自是牧民家庭,第一次进教室有的甚至是流着鼻涕来的,和现在的学成之后的状态很不一样。对于他们的变化,您能分享一下您的感受吗?

健阳乐住上师:

我想去关注这样一群人。这些学生是游牧民族,住在山上有一个账篷,周边没什么人的,所以他们接触的人特别特别少。当他进入一个群体的时候,没有自我表达的意图,生命是关闭的一种状态,但是我们的文化不是这样。所以我们要告诉他们,你是具有分享能力的,要勇敢地展开你的翅膀,我们要告诉他们生命的可能性,佛教对于生命的解读是什么,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去了解自己,认识自己,我们是什么样的一个构造,现在正在用什么样的外在的东西影响着自己,我们有什么样的功能在接收这些信息,我们的知识体系、思想、情绪、经验都是需要去关注到,如果每个方面我们都能照顾到的话,那我们的综合素质就会提升。所以在这样的领域呢,从他们刚刚来到直到现在,完完全全是一个质的变化。虽然他们还是跟这个社会接触很少,但如果你用心去体验,会发现他们内心还是强大的,而且是具有能量的。我看到他们在纪录片里说,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去绘画,我听到这些话,觉得这是一种勇气,是一种对于一个时空,对于一个时间的慷慨,一种勇敢地去利己利他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尊重的,这就是他们的一个变化。这不是我说给他们了什么东西,而是他们自己本来就有的、发自于内心的,是一种生命本身的启迪和发现,他们打开了。

唐卡班学生的毕业表演

蓝海云:

那您是通过什么样的教学方法,让学生们通过画唐卡来认识了自己的心性,培养强大的精神力量呢?

健阳乐住上师:

他们本身有一个很好的思想路径来开启自己,我们有很多交流,而且不局限在课堂上,课外的生活中也有各种各样的机缘。有些时候通过我们叫“耍把子”的游戏来带领他们,让他们的心智通过舞蹈、唱歌,慢慢地开启。

当然,你刚才讲的画唐卡,他要想画一个什么样的线条,首先需要让自己的心和自己的手沟通。这个时候他会需要一段的时间,他会发现,他的身体没办法执行他的想法,或者说他没办法用这些工具。这个时候他会了解到自己身心的不协调,或者说身心之间的一些矛盾。所以他要层层突破这些矛盾,最后他会发现到自己不同的情绪,或者是负面的情绪,会阻碍线条的流畅,他会更深入地了解到自己的心智。慢慢的,他会知道,在无污染的状态下,纯粹的心性中,他画出的线条的那种流畅性。通过这样一个途径,他会了解和认识自己:我在怎样的状态下能够有真和美的可能性,我被情绪、概念污染以后,我想要表达的都表达不出来,反而会把那种烦恼的、负面的东西显现在自己的绘画中。

有时候学生会告诉我,他在画这个阶段的时候状态不好,因为父亲病了,在另外一个阶段他状态很好,我们已经在一起七八年了,他会通过这样一个过程,每天至少是七八个小时,精进的学生都是每天十几个小时去绘画、学习。在这样的过程当中,他会很好地跟自己在一起,跟自己的身心在一起,慢慢进入自己的灵性层面。他会知道什么样的状态是最佳的,要进入的时候需要带着什么样的状态,要保持这个状态需要具备什么样的品格,慢慢地他就都了解了。所以我说,他们现在的状态,不是外边的知识,而是他知道内心的开启。

毕业展上正在进行的唐卡绘制

蓝海云:

如果您发现了他们状态不好,您会用语言和他们沟通,还是用别的方法?

健阳乐住上师:

我没有把唐卡当作一个手艺、技艺,不是这样的,我把它看做是一个了解自己身心的途径,通过它进入到自己的内在,然后把自己内在的东西,通过无障碍的身心表达出来,唐卡就有这种意义和价值。

我们会有各种各样的方法,例如我刚才讲的,如果放不开,那你跳舞、唱歌。有些同学会说:“上一次我们喝茶的时候,你说了一些什么,我一下子了解了;有些人说,什么时候你在某一堂课上讲了一些话,我一下子就开启了。”有些人的线条,你看着觉得这个人很有天赋,不见得,有些人一旦开启了,突然他的线条就流畅了,就美了,他就知道该怎么去表达了,他知道俗是什么,脱俗是什么,他知道不同的情绪是什么,他会对每一个线条有比较细微的认知,因为他在跟自己沟通。

作品局部

蓝海云:

如何创新性地去传承唐卡,您有没有一些什么想法?

健阳乐住上师:

因为画师的心是没有被污染的,在他的眼里,一切都是知识,所以创新是必然的。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局限”,但他不会束缚自己。他也知道:我是山里的一个牧民,在那样的环境和文化的传承的影响下,我现在有这样的认识。他也知道没有被影响的一个纯粹的心是什么样的,用那颗心去感受外边的任何文化是比较准确的。所以他们现在也在关注宋代艺术、当代艺术,也会关注西方艺术。因为他心智没有被技术束缚,所以他没有偏见,会准确地解读,也能够准确地表达。

毕业唐卡作品展

蓝海云:

刚才您提到,学生们会主动接触中国古代、当代以及西方的艺术,这对他们以后的创作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健阳乐住上师:

创不创新其实是他自己的愿望。比如他今天想表达一个宋朝的画,他可以把握,而且他可以无障碍地表达。他想要表达自己的某一种情绪,那给他一个油画的工具,他也能够表达。但那个不是他,他知道自己的定位是什么,核心的价值是什么,生命的纯粹性是什么,他有一个层次的剖析。所以他不会把一个片面的概念和一个有限的情绪视为自己的唯一认同,所以他可以任意地去创作。

画笔之间

蓝海云:

如果有一天,学生们有机会站在国际舞台上向世界传播唐卡艺术和他们的故事,您对此有什么期待和看法呢?

健阳乐住上师:

其实我们是立足于自己本民族的传统。在这种文化传承的相续中,每个学生在他的生命里继承了非常有价值的一些品德,比如说信仰,对真理的向往,都是他与生俱来的。在这样一个基础上,他能够开启自己的生命,通过自己信仰和艺术的碰撞获得这么好的成绩。所以他的品德,他的文化传承是非常具有意义和借鉴作用的。

从心性的角度,不管是你来自哪个国家,生命都是一样的。我们怎么解读自己的生命,怎么认识自己的文化,或者我们被什么文化在影响着,我们被影响以后的当下有没有时空性或者片面性,我们能否知道这是外界的还是属于自己生命本体的。我希望每个学生了解到没有被这些影响的一个纯粹的生命状态,那种心性领域超越时空,那个比“国际”还要大。

毕业唐卡作品展

蓝海云:

您的意思是先了解自己,然后慢慢去影响别人。

健阳乐住上师:

其实我们要了解自己,认识自己,这就是认识生命,认识宇宙人生。那这样呢,我觉得他就跟国际没有什么隔阂。首先是要对自己没有什么隔阂,自己的情绪与心智的统一和谐,不然我们自己就是错乱的。所以,我们首先要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样的境地,什么样的状态,然后通过自己的文化艺术,通过身心的交流,慢慢地来梳理自己、认识自己。这样的话,我们对自我的认知是具有经验性的、实践性的,所以我们会事理圆融地了解自己,以一颗没有被污染的纯粹的心,去看待古今中外。

学生们在金泽工艺社

我觉得这对国际间的文化交流是有意义的。对生命的认识、对宇宙人生的看法和态度,东西方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体系。大家可以用心体会我们在讲什么,不然,我们一贯地以自己的一种见解去解读别人,就很难有这样的沟通。我们听的懂别人在说什么,但别人也要用心去聆听我们在讲什么。

我们有自己的立足点,就是我们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我们说的这种自知之明的清静心,我们讲的是“心佛众生无差别”的这样一个领域,我们在讲人类的命运,或者人类的可能性。所以在这个方面是有借鉴的,因为这是每个人都可以得到的,是自己本身具备的。这种获得,这种获得感,或者说这种真正地发现自我,才是幸福的源泉。

点色

蓝海云正在制作觉囊传习所唐卡女画师色青拉姆的故事微纪录片,并面向全球媒体传播,从一位年轻女画师的视角讲述她如何度过了唐卡传习所这八年的学习时光。

毕业生色清拉姆在调制唐卡颜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