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有媒体报道,多地证监局要求辖区内公募基金加强货币基金的管理,严控货基规模,并修改排名方式、取消第三方机构对货币基金规模的排名工作,加强对流动性风险和违规销售行为的管控。上述要求的出台,将严重冲击到当前的货币基金市场,天弘基金、工银瑞信、华润元大等基金公司受到冲击最大,剔除货币基金后,天弘基金的排名将从原评价体系下规模第一滑落到第53名,而易方达、博时基金等老基金公司依据庞大的权益类产品规模胜出。

对投资者而言,某基金业内人士指出,绝大多数投资者并不会受到影响,不过以往基金公司降低销售服务费、T+0快速赎回等福利将消失;此外,监管压力下公募基金依赖货币基金冲量的传统套路将失灵。

货基地震

货币基金月末/季末/年末冲量可能将成为历史。近期据媒体报道,北京、上海等地的证监局召集辖区内部分基金公司开会,传达了关于货币基金管理的多项指导意见。监管部门要求,货币基金不得以包括朋友圈/微信推介在内的方式进行任何宣传来扩大规模;明年起,监管部门将取消第三方机构评级对货币基金规模排名的披露工作;不再支持快速赎回、T+0、流量导入等任何与严控流动性风险相关的业务,已备案的暂时保持现状,不能再宣传、不能增加新渠道等等。

此次新要求在今年9月1日公布的《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的基础上,再次重申加强对公募基金规模和风险的管理。譬如《规定》中要求货币基金拟投资于主体信用评级低于AA+的商业银行的同业存单,应当经基金管理人董事会审议批准,且同一基金公司管理的全部货基投资同一商业银行的银行存款/同业存单等不得超过该银行最近一季末净资产的10%,而这次的会议意见更是强调“同业存单不是债券”。

对于此次会议决定,雪球大V、资深基金投资专家基民柠檬向红刊财经记者指出:“近年来,随着余额宝的爆红和委外的盛行,货币基金规模迅速上升,这种上升一个层面是绝对规模数字的上升,比如余额宝从0到现在超过1.5万亿,这是非常惊人的增长;另一个层面,货币基金占公募的规模比例的快速增长,以前各基金公司搞固定收益的被搞权益投资的鄙视,管理费少还没有规模;现在形势大逆转,以货币基金为代表的固收类产品成为公司的大腿,而权益类产品十年没啥明显变化,现在的规模排名比拼越来越依赖货币基金冲规模,市场和股东方对于排名的关注,使得基金公司有着天然的规模冲动,拼命提升货币基金的规模。”

“然而货币基金管理的核心是流动性管控,要求基金公司具有与规模匹配的风险管理水平和风险防范能力,监管的底线是不能出问题,所以要防范未然,从源头上遏制住规模的盲目增加。叫停货币基金冲规模,主要还是防范风险,这与近期严监管的指向是一脉相承的,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会对行业内一些不良之风有所打击,让行业竞争回到本应该比拼的管理能力较量上,这也算是寻回初心”。

公募排名挤水分

基民柠檬指出:“新要求对基金公司的影响确实比较大,尤其是一些货币基金规模占比较大的基金公司,以天弘基金和部分银行系基金公司为代表;还有部分在冲量上耗费心机的基金公司,主要是一些中小基金公司和次新基金公司。而底蕴深厚、较为均衡的大型基金公司以及部分专注于权益类基金的中小基金公司会受益,比如国泰基金、中欧基金、东证资管”。

上述观点也得到了数字的佐证。红刊财经记者依据wind资讯统计,目前市场上有787只货币基金,总规模达11.67万亿元,其中余额宝规模最大,达1.55万亿元。剔除天弘基金后,管理货币基金规模前列的有易方达、南方基金、工银瑞信、建信基金、招商基金等,上述公司管理规模均在5000亿元以上。

从四季报公布的数据来看,122家公募基金中,囊括货币基金后,管理规模前五为天弘基金(货币基金占总管理规模比例为99%)、工银瑞信(73%)、易方达(53%)、建信基金(65%)、博时基金(45%)。此外,不少成立时间短的小基金公司普遍选择货币基金作为冲量工具,譬如格林基金、渤海基金的全部发行产品都是货币基金,嘉合基金、国金基金、华泰资管、中国人保资管的管理规模中,货币基金的份额在90%以上,这些新基金公司也将面临更大的赎回压力。

剔除货币基金的份额后,公募基金的管理规模发生了很大的变动,管理规模前五分别为易方达基金、博时基金、华夏基金、嘉实基金(博客,微博)、南方基金,天弘基金滑落至第53位,工银瑞信滑落至第10位。富国基金(博客,微博)、汇丰晋信、申万菱信、中欧基金等老牌基金公司则长期以来坚持以权益类产品为主的格局,货币基金在各自管理规模中占比均低于25%,因此对新要求的冲击抵御力更强。

就基金持有同业存单比例而言,比例最高的是华润元大现金收益A/B,同业存单市值占净资产净值比达114%,国富日鑫月益30天A/B、交银基金发行的交银理财60天A/B、安信基金发行的安信活期宝A/B、中银国际证券发行的中银证券现金管家A/B的同业存单占基金净值比也都在90%以上,预计受“同业存单不是债券”规定的冲击较大。

新规利好基民?

对基民而言,“对于货币基金来说,绝大多数人并不会受到影响,反而会受益于严监管。不过值得关注的是此次还有其他几条意见会对我们的投资产生轻微的影响。”基民柠檬分析,新的规定要求不得降低货币市场基金的费率进行“恶意竞争”,“这里指的应该是销售服务费,很多基金公司都在搞临时优惠来吸引客户投资,蚂蚁财富上销售的几只基金、京东小金卡对接的鹏华兴鑫宝都曾搞过这样的活动,不少人也享受过这样的福利,以后这样的福利就没有了”。

此外,新规要求不得新开展货币基金快速赎回业务、未经备案不得新增T+0快速赎回的渠道和平台,基民柠檬认为,T+0快速赎回现在是货币基金零售的标配,虽然老业务没影响,扩展新业务受限也会限制货币基金冲量,而新上的货币基金往往有着更高的收益,这样的福利以后会少很多。

“总体来说,并没有影响客户的既有利益,只是疯狂竞争的福利未来会逐渐消失。”

定制债基/考核前发新基或替代货基冲量功能

“明年会更加困难。”对于新的监管要求,上海某公募基金员工不无担忧,以往公司的考核要求是月度货币基金冲量规模为2亿元,月底冲、下个月初提走也可以,“取消货币基金冲量后,明年公司肯定要下日均保有要求和权益类冲量了”。

“靠货币基金冲规模的方式失效,规模冲动还会存在,基金公司为了排名比拼还是会想尽办法,失去了操作最为便利的货币基金,也会靠一些新的方式来冲规模,只要重视规模排名的执念不改变,较量就会持续,近年来放弃这种执念的基金公司越来越多,但还无法占据主流,所以可以预见,部分基金公司还会通过其他类型基金来冲规模。”基民柠檬评价称。

据其分析,最好操作的是债券型基金,尤其是机构定制款,现在出了很多三个月定开债券基金,这很可能成为新的冲量利器,“当然这样冲量的难度会加大,所以有股东方支持的基金公司相对优势较明显,比如银行系基金公司”。

由于《规定》中提出,基金管理人应当强化对投资者短期投资行为的管理,“对除货币市场基金与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以外的开放式基金,对持续持有期少于7日的投资者收取不低于1.5%的赎回费”,有业内人士告知记者,指数基金会部分替代货币基金的冲量功能。对此,基民柠檬指出,“差异较小的指数基金未来竞争会加剧,但是短期增量比较困难,靠这个来冲量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不过,在考核时点前成立新基金的办法也会恢复昔日光彩”。

新旧排名体系下,公募基金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