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民众知道导演郑君里要在这里拍电影後,於一天晚上,为摄制组举行了一个欢迎宴会,摄制组也准备在宴会上选择一位当地的女性出演电影,时年17岁的萨耶卓玛在宴会上进行了表演,吸引了王洛宾

■王洛宾途经六盘山初识「花儿」

六盘山下的一次滞留,无意中听到了一个当地女子的漫唱,使王洛宾成为中国第一位将西北的「花儿」曲调记录下来的音乐家;一代音乐大师和一个「西北军阀」的合作,竟然成就了流传大半个世纪,并且成为今天「花儿」的经典之作■文:香港文汇报记者 王尚勇 宁夏报道

2006年5月11日,《南方周末》上发表了题为《让王洛宾感动过的几位女性》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写道,当王洛宾谈到对自己音乐生涯产生重大影响并促使自己後半生留在大西北的几个女性中,其中一个就是六盘山脚下叫「五朵梅」的宁夏女子

偶遇「五朵梅」 初识「花儿」

王洛宾自幼就生活在一个音乐氛围很浓厚的家庭环境中,後来又在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接受了西方音乐的专业教育1938年4月,王洛宾和着名作家萧军等人,受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处长伍修权的派遣,奔赴兰州做抗日宣传工作他们抵达六盘山下时已经是一个春寒料峭的黄昏

夜晚深处,战乱时期的六盘山下,春雨淅沥,更衬托出一片寂寥,就在这样百无聊赖的时刻,突然从客店里传出了一种他没听见过的山野之音,那是一个西北的女子自由而深情的漫唱熟悉当地情况的客人告诉他,当地人心里闷得慌时,大多会哼上几句这种叫「花儿」的小曲,由於多是些不适宜大声唱出来的、表现思念等内容的,所以人们称之为「骚花儿」,他们叫漫花儿女人们大多是在夜深人静时低声漫几句,男人则是会在干活累时,在旷野中漫的

天亮後,王洛宾赶紧向店主打听昨天晚上唱花儿的人,店主王文林说,是店里来帮工的女子,大夥儿都叫她「五朵梅」,倒不是这个女子长得多漂亮,而是山里人有个头痛脑热的,便自己掐太阳穴,久而久之便有了紫痕,如梅花瓣几十年後,当年年仅10岁的王文林的儿子王学礼提到当年的情形时说:「当时是有几个穿洋服的人,找『五朵梅』学花儿,他们在草房外,听她唱花儿」山里的女子害羞,当王洛宾他们提出要听花儿时,「五朵梅」反而唱不出来了

三天过去了,春雨一停,翻越六盘山的路通了,王洛宾一行大清早就要离开了,和「五朵梅」道别後,踏上了蜿蜒在山间的盘旋公路,就在他走出100多米远时,身後传来了一曲「花儿」:走哩走哩(者)哟的远(哈)了,眼泪的花儿漂满了,哎哟的哟,眼泪的花儿把心淹(哈)了走哩走哩(者)哟的远(哈)了,身上的褡裢轻下了,哎哟的哟,心上的惆怅重下了

最美的旋律在西部

王洛宾後来向别人介绍当时的情景时,动情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一只胳膊向後伸开去说,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在阳光照射的红褐色高坡上,「五朵梅」一边抹眼瓷A一边哽咽唱这支歌

那一刻,这种带土的味道的声音,直接走进了他的内心,使一直渴求去巴黎寻求西洋音乐的王洛宾对自己的音乐追求开始产生了怀疑他说:「这段因缘,使得我逐渐放弃了对西洋音乐的向往,投入了民歌的海洋从此,我在民歌中吸取了生命的营养,那首浓郁芬芳的『花儿』,的确是我一生事业的转折点『五朵梅』的『花儿』把我们几人听得发呆了,真挚、苍凉和博大我开始想这样一个问题,音乐的源头到底在哪里?」後来,王洛宾将「五朵梅」唱的那段「花儿」叫《眼泪花儿漂满了》,并根据自己的记忆谱录了这曲「花儿」,这使他成为中国第一个谱录传播「花儿」的现代音乐家

这一首「花儿」,是王洛宾第一次听到一个西北女子发自内心地表达自己的情感,他称赞为「迷人醉心的歌」,「句句渗入了人心」,甚至成为他「一生事业的转折点」 他深深地感慨:「最美的旋律、最美的诗就在西部,就在自己的国土上大西北的民歌有欧美音乐无法比拟的韵味和魅力!」

因爱创作《在那遥远的地方》

1939年7月,《民族万岁》拍摄组前往青海省海晏县金银滩草原,王洛宾随剧组一道,顺便采风事後萨耶卓玛成为电影的女演员,王洛宾便主动出演一个帮卓玛赶羊的帮工,二人在一次独处时,卓玛因为察觉到王洛宾灼热的眼神,用牧羊鞭轻轻地打了他一鞭子,令王洛宾彻底爱上卓玛电影队完成拍摄後,王洛宾坐在返程的骆驼背上时,突然想起卓玛为他清唱过的一首哈萨克族民歌《羊群里躺想念你的人》,这时卓玛姑娘美丽的形象在他心中升腾,形象和旋律水乳交融,令他产生了创作歌曲的慾望,於是他耗时三个晚上,融合藏族、哈萨克族、维吾尔族民歌及「花儿」,创作了《在那遥远的地方》

读文汇报PDF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