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网上海4月10日电(通讯员 顾承骁)当消防车赶到现场时,足浴城每层楼的窗户都有火苗在往外钻,2018年2月27日零点时分,警灯闪烁,浓烟忽红忽蓝,滚滚而上。报警人汪某怅然若失地站在街角,等待民警的到来。这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中年男子也是这起放火案的犯罪嫌疑人,他主动坐上警车,交代了犯案的动机和经过。

该起放火案的根源来自于一场家庭矛盾,主角是汪某的女儿小雯和足浴城老板袁某。两人相识于2017年年末,闪电般确立男女朋友关系后,很快就有了自己的爱情结晶。在见过双方家长后,袁、汪二人暂定过完2018年春节就结婚。女儿的婚姻大事突然有了着落,“金龟婿”袁某的各方面条件也都不错,汪某老两口心里乐开了花,他们早早地将这一喜讯告知亲朋好友,满心欢喜地筹备起婚礼。

但在春节前夕,情况就急转直下。随着时间的推移,袁、汪的激情迅速褪去,他们在相处过程中摩擦不断、争吵不休,这让袁某隐隐感觉小雯似乎并不是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其间,小雯又意外流产,维系两人最后一根纽带也应声断裂。于是眼看婚期将至,还来不及伤心的袁、汪二人决定先不结婚了,双方都冷静一下,再做长远打算。

随后两人来到女方家中,告诉汪某老两口孩子已经流掉,他们不打算结婚了。汪某听了当场暴怒,扬手欲打“负心汉”,所幸被家人及时拦下。因为此事,两家人的矛盾几乎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袁某为平息汪某的怒火,妥协之下许诺春节后赔偿小雯18万元“青春损失费”,事情这才告一段落。

然而春节都过了小半个月,女儿情伤难愈,18万元又迟迟没有到账,汪某越想越气,便起了放火的歹意。他带上电钻和塑料桶出门,看到街边停着一辆货车,就用电钻在车油箱上钻了一个洞,用塑料桶接了1桶柴油。随后他将塑料桶装进行李袋中,打车来到袁某经营的足浴店。

此时已是凌晨,足浴店已经打烊,正门紧闭,但汪某对该店情况十分了解,绕到后门进入店内。汪某进店后,径直走入底楼的一间包厢,将汽油泼洒到房间沙发上,并用打火机点燃。不一会烟雾就触发了火警警报铃,在附近宿舍睡觉的多名工作人员被惊动,立刻前来足浴城大厅查看。此时,大厅已经浓烟滚滚,工作人员惊慌失措,一时间不知怎么办,汪某又趁乱冲上足浴城的两楼和三楼,接连点燃了6个房间。后火势逐渐扩大,难以控制。一通发泄后,汪某最终恢复理智,自己拨打电话投案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