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提醒父母和老师:不要让“过度”教育摧垮孩子的身心

我建议所有的父母和老师,不要太看重孩子的考试分数,尽管它是一个暂时无法改变的事实,而应该更多地去关注孩子的思维能力、学习方法,尽量留住孩子最宝贵的兴趣和同样宝贵的好奇心。

本文摘选自《斯宾塞的快乐教育》

不要用分数去判断一个孩子的优劣、好坏,也不要以此为荣辱。

我认为这是最尊重孩子成长规律的做法,因为如果哪一位父母或老师可以根据几道题就判断出一个孩子的优劣,他不是天才就一定是一位先知了。

在伦敦的日子宁静而又匆匆。秋天时,我收到了小斯宾塞从德比的来信,信中充满对我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的怀念,但又流露出淡淡的哀愁。他谈到了现在镇上的一些事情,特别是学校。为了争取达到好的教学业绩,为了让德比的孩子更多地考上大学,学校上上下下都非常重视学习,紧张得让人气都喘不过来。许多同学出于父母的期望和老师的压力,睡眠严重不足。美丽的德文特河畔,再也看不见同学们快乐的影子,他们都眼睛发红地在准备一年一度的大学升学考试,但小斯宾塞说,他很怀疑这是否真能取得比较好的效果。

长期以来我都在思考“过度教育”的问题。我决定离开伦敦回到我可爱的小斯宾塞身边,回到美丽的德文特河畔。

当我在一个早晨告别伦敦的时候,太阳在浓密的雾中挣扎。远远望去,伦敦大桥上人流涌动,人们匆匆忙忙从家里赶向工厂、机关、学校。这使我想起一位诗人笔下的伦敦来:

大雾笼罩着黎明

人流涌过伦敦大桥

这多像是一个教育的寓言啊,许多可爱的孩子,在他们渡过了美好的童年、少年之后,又必须通过一座拥挤的大桥,才能到达人生的彼岸。有的人过去了,有的永远停留在桥的另一边,开始另一种生活。

回到德比之后,我一面又开始了和小斯宾塞在一起的快乐生活,一面着手研究关于过度教育和过度学习的问题。偶尔公立学校会请我去作讲座,和孩子们在一起我的内心充满愉悦。

不得不谈到的一件事情是,自从我回去后,公立学校的校长请我辅导那些准备参加大学升学考试的学生,我的方法使他们完全从过度学习中解放出来,结果升学的情况比伦敦的着名学校还好,成为“快乐教育”的又一例证。

及时发现过度的教育和过度的学习

“教育和学习也会过度吗?”一次我和小斯宾塞参加约翰·福伯斯爵士的周末聚会时,一位以善于培养特能孩子着称的绅士向我提出了这个问题。我想,许多父母和老师也许同样会这样怀疑。但是在对英国许多儿童早期教育和学校作了大量观察之后,我肯定地说,这个问题不仅存在,而且许多情形还很严重。

约翰·福伯斯爵士曾到英国各地中产阶级学校去亲身体验过,在儿童和青少年中,的确存在过度教育和过度学习的问题。它表现出来的现象是积极、刻苦、努力的学习,严格、紧张的课程时间安排,以及似乎永远也做不完的课堂和课外作业。但是无论对儿童还是青少年,无论对早期教育还是后期的升学,都没有产生好的效果,反而很差。

现代生活的压力使成年人和青年人的紧张情绪越来越强烈,为了让年轻人在这种激烈的竞争中能站得住脚,于是一些学校和父母本能地采取了严格训练的办法,而结果则适得其反。只要去拜访一些即将参加升学考试,或已经考完的学生,你就会看到,这个由于体弱需要去乡下休息几个月,那个因为长期紧张得了胃病,还常常头晕;这一孩子心悸目眩,那一孩子严重失眠……结果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他们几乎都无法取得好成绩,也几乎都无法上到心中的学校。因为在这种身体状况下,判断力下降,反应迟缓,哪里还谈得上在考场有好的发挥呢!

不要让“过度”摧垮孩子的身心

可以看出,这样紧张的学习会给身体带来伤害。在一个模范公立学校,总有一些病号,食欲不振,消化不良,腹泻是常见的病。有三分之一的孩子都感觉头痛,有的几个月来都是如此,还有一部分人是整个垮了,不得不休学。

大自然是一个严格的会计师,「如果在一方面你所要的比他所准备的多得多,他就只能在别的地方减掉一些来补充」。如果你照他所准备的进行,分量恰当、种类适合,你最后会得到大致平衡的发展。可是如果你一定要不断在某方面透支,一而再,再而三,他就会作出反抗,连应该给你的也拿回去了。

永远不要忘记,身体和精力是有限的,「而并不像某些人想像的,心智发展是不需要精力的」。一个人运动过度就一定会使思维能力下降,终身从事肌肉劳动的农民心智活动就少一些:一个人长时间的思维,特别是机械记忆,身体机能也必然下降,它反过来所产生的后果一定会是记忆力下降、情绪低落、多愁善感。

这就是上帝赐给每一个生命的心智和身体机能的统一体。人在渴望、惧怕、愤怒、欢乐时心脏会跳得更快,需要身体供给的能量会更多。食欲不振,消化不良,怎能使一个发育中的身体欣欣向荣呢?物质和精神的统一在人体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硬塞知识更加有害

如果人们承认身体健康状况下降是过度学习的后果,那么硬塞知识的办法就更应该受到谴责。无论从哪方面看,这种方法都是大错而特错的。从单纯获得知识方面看,心智和身体一样,超过一定速度就不能够吸收。而如果供给它的知识过多过快,这些知识不能在心智中组合到一块,它在应付完考试后就溜掉了(甚至还可能应付不了考试)。从心理方面看,这个方法使人对书本、知识产生厌倦,这种厌倦总是和紧张、痛苦的活动相联系,连孩子最宝贵的自我教育的兴趣也会被破坏掉。

这个错误假定知识就是一切,而忘记了更重要的是组织、运用知识。正如德国科学家洪波尔特所说:“对于个人的心智进程来说,过量的、消化不良的知识也可以说是给心智带来的负担。作为心智的脂肪储备起来的知识并无用处,只有变成了心智的肌肉才有用。”

长期的身体毛病使最光明的前途蒙上阴影,而强健的活力即使遭遇不幸也能放出光芒。

总之,我希望所有父母和老师,在希望每个孩子成才的同时,也看到过度教育和过度学习以及硬塞知识的真实危害:

它给人一些不久就忘的知识。

它引起人们对知识的厌恶和不自信。

它忽视对知识的组织能力,而这比知识本身更重要。

它使正在发育的身体和心智都蒙受伤害。

它使许多孩子成功也无法补偿,失败则加倍痛苦。

我还认为,这种过度教育和硬塞知识的方法,对女孩子比男孩子更有害。由于男孩子用来减轻过度学习的那些有趣的身体活动会多一些,而女孩子则只能羡慕地远远看着。还有,女孩子天然的温柔、听话,使老师、家长们更加喜爱她们(遗憾的是,她们为此大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值得信赖的方法

值得特别提出来告诉父母和老师的是,约翰·福伯斯爵士曾连续几年对当年考上牛津大学、爱丁堡大学的学生作过一项调查。这些众人瞩目的佼佼者们,在谈到他们的学习方法时,除了用功学习之外,都有一套自己的如何在平时放松、娱乐、运动、调剂的方法。有的是游泳,有的是打球,有的是户外散步等等。总之,他们是用自己的方法,「以身体反应为标准成功避开了过度教育、过度学习的危害,精力充沛,兴趣广泛,充满活力」。

也有少数通过身体的耐力,侥幸考上的,但接下来就需要长时间的休息,甚至休学。

还有一些事例,一些孩子可能在小学甚至中学低年级成绩一直不好,但一进入高年级,反而突飞猛进。这并不是一般人所猜测的,是顿悟或者得到了祖先的荫佑,也并不证明是过度教育和过度学习所起到的作用。相反,我们应该看到的是,这些孩子在之前的很长时间,通过游戏、自然发展的方式,积聚了很多身体和心智准备,获得了对知识的一些间接认识,身体健壮(由于没有受到学习和教育的负面影响),心智放松。这样,一旦他意识到新的挑战,则全身心地投入,并凭借充沛的精力和身体耐力取得好的效果。

作者:赫伯特·斯宾塞,英国哲学家、社会学家。出身于教育家庭(祖父与叔父都是教育家),年幼的他被鼓励去学习。年纪很小的时候,他经常接触并对学术课本及他父亲的期刊发生兴趣。他为人所共知的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之父”,所提出一套的学说把进化理论适者生存应用在社会学上尤其是教育及阶级斗争。他的着作对很多课题都有贡献,包括规范、形而上学、宗教、政治、修辞、生物和心理学等等。

来源:本文节选自《斯宾塞的快乐教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