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需要强调的是,在经过前期大扩张和近期强监管整治之后,一些新矛盾一定也会随之产生和变化,尤其是在“新时代”的转承期,更需警惕新的“黑天鹅”事件,以防止防风险的初期成果前功尽弃。

首先,在金融中观数据层面,一个显着变化需要格外留心,伴随金融监管的不断加力,商业银行体系的资产负债扩张速度于2016年11月达到31万亿/年的峰值后,开始快速回落,截至2017年末已降至19万亿/年,同期信贷扩张速度仅由12万亿/年升至14万亿/年,二者差出来的10万亿/年主要就是商业银行非信贷类资产的收缩所致。

由于金融是经济的血液,而商业银行资产负债扩张速度如此大幅度的收缩,在短期内很可能会引发一些局部和结构性的不适应和潜在风险。

其次,由于任何金融领域的风险爆发,均会率先体现在货币市场,即出现流动性的剧烈波动或者流动性危机。最为典型的案例,当属分别于2013年6月和12月出现的“钱荒”。而观察本次危机以来货币市场的利率历史数据,货币市场利率短期内出现大幅跳升主要有四次,分别是2011年12月份、2013年6月份和2月份、2014年的12月份,而且这四次利率大幅跳升,还表现为利率实际水平大幅超出利率均值。其中除了2013年6月份和12月份的“钱荒”外,2011年末利率上升的原因是当时通胀压力陡增和货币政策收紧;2014年末利率上行的原因主要是外汇占款由净流入转为持续净流出,货币供给有内生机制转为外生机制所致。

第三,目前货币市场利率的上行幅度是本次危机以来的第五次。本次上行中,利率的绝对水平已超过了2014年末的水平,尤其是3个月Shibor不仅持续上行,而且上行幅度已超过了2013年的“钱荒”时幅度(2013年“钱荒”出现前,最早发生异动的就是3个月Shibor)。更为重要的是,本次货币市场利率的上行,还与央行基准利率首次出现了背离。目前央行公布的1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为1.5%,低于其均值近一个百分点,而1天、7天的资金利率和3个月Shibor分别高于均值0.5%、1.03%和1.87%。

市场资金利率的持续上行,而且与基准利率大幅背离,已经明显地表明金融领域一些局部和结构性潜在风险正在积聚,无论对于市场参与者,还是政策部门,需要格外警惕此点变化,因为从数据上看,已很接近容易出错的窗口期了。